德克尔有望变成别的一个高富帅 一样是笔杆子

资本流动对城乡发展一体化的影响

沈华

2017年04月19日 12:00

常野
《企业家日报》2016年第125期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历了30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工业化、城镇化水平获得很大提高,但城乡之间差距不断扩大,城乡分割、城乡社会发展失衡日益加剧,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严重不利影响。分析城乡二元结构形成的深层次原因,要素流动扮演了十分关键的角色,具体表现为城市规模扩大形成的“洼地效应”对乡村的劳动力、资金、土地等生产要素产生强大吸引力。城市迅速发展的同时是乡村的日益凋敝,城乡差距不断拉大。作为流动性最强的生产要素,资本的作用十分突出。江苏省是我国经济较为发达的省份之一,在破除城乡发展失衡、实现城乡发展一体化上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该省地少人多、资源短缺等问题使得其城乡二元结构问题远较其他省份突出。江苏省政府和各地市级政府确立了“城市现代化、农村城镇化、城乡一体化”的发展战略,制定科学合理的发展规划,采用制度、经济手段引导和推进城乡一体化建设,形成了著名的“苏南模式”。
   
      资本流动具有更高的灵活性
   
      资本流动比劳动力流动在城乡发展一体化中具有更高的灵活性。资金流动,特别是以投资形式进行的资金流动,随着企业投资布局的改变而发生方向性变化,引致了城乡关系的深刻变迁。这种资金流动对城乡关系的改变,是通过城乡间资金的来源和流出方向的转变实现的。从城市端来说,工业化中期之前,由于要素的集聚效应引发了知识溢出和技术进步,导致了大量的生产要素向城市地区集中,驱动了城市经济的快速发展。毫无疑问,这些要素都来自于乡村地区,因此从城市资金的来源方向来说,其资金的来源主要是乡村地区的资金流入和资本增值。从城市资金的流出方向来看,由于城市地区的投资回报率远高于乡村地区,城市资本的增值都进入了城市经济体系之中,进行了扩大再生产和经济循环,形成了城市地区资金在城市体系之中进行流动的封闭循环,形成了城市体系经济增长的强化机制。
   
      然而,当城市规模扩张的幅度超越了最优边界,规模经济将被拥挤成本所抵消,集聚力被离散力超越,生产要素特别是流动成本很低的资本要素,会选择收益率更高的地区进行布局。因此,当城市的资金不再只是封闭在城市经济体系之中时,向乡村地区进行投资,便开始了城乡间资金流动方向的转向。从乡村端来说,当城市化浪潮展开之后,人口大规模迁向城市,乡村地区开始进行生产方式的工业化和现代化改造,人均产出在规模经济的作用下逐渐提高。乡村经济开始从人口的大量流失中逐渐复苏,乡村生态环境逐渐得到修复,并逐渐形成了独特的乡村风貌。当城市规模过于膨胀之后,生产要素在集聚—离心机制的作用下,会倾向选择更加合理的空间进行重新集聚。此时,环境优雅、地租低廉,生活成本较低的乡村地区吸引了城市地区的资本进行投资,不论是传统产业还是新兴产业,都倾向于在乡村地区布局,从而使得大规模的资金流入了乡村地区,并在获得较好地投资回报率之后,选择在城乡之间按照收益率高低进行布局。此时,城乡间的各自独立的资金循环链条被打破,资金流动的方向完全由要素边际收益决定,资本的配置效率明显提升,城乡一体化的进程逐渐加快。
   
      进一步说,资金流动具有层次性,即不同的投资主体进行了不同层次的决策,引致了不同的投资效果,其中的机制自然也并不一致。
   
      政府投资的三种效应
   
      政府投资的内化效应、示范效应和洼地效应。政府投资对于城乡一体化进程的推动作用主要通过三条路径来实现。第一,国家投资的内化效应。当国家从增进全体国民福利,旨在为缩小地区收入差距、城乡不平等等一系列问题而采取的区域协调规划,特别是城乡一体化战略选择,将是破解这些问题的关键。国家对城乡一体化的推进,当然要在遵循市场机制的基础上,着力改变城乡间要素回报率不均的现实,即通过大力修建基础设施特别是交通设施的方式,降低城乡间资本流动的机会成本,增强乡村地区对资本的向心力,从而将对乡村的投资内化为个人和企业投资的理性决策。第二,国家投资的示范效应。国家对特定行业和地域的大规模投资,标志着国家对此的扶持,也预示着相关倾向性配套设施和制度安排随之而来。这些都刺激了投资嗅觉敏锐的企业与个人投资者,希望国家培育的新兴增长极中获取自身的利润增长点。因此,国家投资对个人和企业投资起到了示范效应。第三,国家投资的洼地效应,国家会通过特殊的制度安排,诸如财税安排、土地政策等制造集聚的洼地,改变资本流动的方向,吸引资本集聚,实现集聚效应,引领经济增长。
   
      企业、个人、机构投资的不同效应
   
      企业投资的杠杆效应。相较于个人投资而言,企业投资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和计划性。企业受困于传统大都市的拥挤成本高企,要素价格向下刚性等一系列离心力因素干扰,会积极寻找更适合进行投资的空间位置进行布局。企业的投资决策,伴随着严格周密的程序,有着较为完备的风险控制体系,有系统的市场评估、投资环境前期调研等必要的实地调查作为支撑,以及投资之后的效果评价和及时跟踪反馈。因此,企业的投资具有较高的认可性,往往作为个人投资的依据和标杆。当企业决定向某个领域或者地域进行投资时,往往会因为自身投资决策的科学性、投资决策的成本收益匹配性、投资过程的程序性等特征,吸引了相关企业和个人选择加入企业的投资序列。同时,企业的相关上下游企业,会根据其投资决策做出调整。所以,企业投资量或许并不很大,但是却可以撬动数量众多相关利益者、投资方的资金,制造投资的杠杆效应,加速资金流动在城乡间的合理布局。当企业的投资逐步跟进,形成相关产业的规模化集群之后,产业间和产业内部的分工随着迂回生产链条的延伸而不断加深,知识溢出效应随之加强,技术进步引领了经济增长,从而为城乡一体化注入了强劲动力。
   
    个人投资的相机抉择效应。根据前文所述,个人投资具有分散性、灵活性、投机性、滞后性等特征,这些基本特征决定了个人投资在城乡一体化进程中具有显著的相机抉择机制,即人们的选择和决策不可被准确预期,能够根据情况的变化做出较为快速的反应。从更为一般的角度来理解,相机抉择机制是人们在环境不确定条件下的风险规避的自然结果。城乡一体化进程中,个人投资方向的转变跟随着企业乃至国家的投资方向转变而逐步扭转的,个人投资能够根据投资环境的变化做出预期和判断,任何旨在进行相机规则的政策都会面临时间不一致性。因此,这需要政府对城乡一体化进城的持续关注和强力推进,综合运用各种方式进行投资环境的改造。只有当投资方向在城乡间发生转换并在量上逐渐得到积累之后,个人投资将追逐着投资的新热点而动,选择在乡村地区或城郊地区进行住宅投资。随着企业和国家投资的示范效应,越来越多的个人决策者会倾向于跟随众人的选择,在乡村地区进行投资,从而带动乡村地区发展。因此,个人投资的相机抉择机制,决定了个人投资是城乡一体化进展顺利的加速器,是城乡一体化进展缓慢的分解器,具有双面性。想要实现个人投资对城乡一体化的推动,必须坚持政府先行,企业引领,构筑良好的投资环境才可以实现。
   
      金融机构资金流动的选择和强化效应。金融机构的资金流动,带有极强的趋利性,是金融组织在行业间和城乡间进行优化配置的必要手段。金融组织的资金流动,需要通过选择贷款发放的方向和数量,控制不同行业和地区的资金流量,而这又取决于不同地区和行业的资本回报率高低。当企业将厂址设在远离城市的地区,当居民将住宅投资在新城区时,资本回报率的地区分布将逐渐发生离散。当城乡一体化进程启动,不仅是国家的金融财政扶持手段,会引导金融组织将资金导向这一过程,在企业及个人投资驱动下,广袤乡村地区的金融组织和服务的严重滞后性,迫切需要金融组织进行介入,提供金融服务,从而增加资金流量,疏通城乡一体化进程的资金血脉。因此,金融组织选择在哪些区域和行业进行布局,将影响城乡一体化进展的方向和支撑产业,具有很强的选择效应。当金融组织选定之后,大量资本的跟进,又会强化这种投资倾向,从而加强了特定产业和地区的发展,形成了金融组织的资金流动对城乡一体化的强化机制。
   
      资本有效布局的三点策略
   
      资本在城乡之间配置效率的不同,引发了资金在城乡之间的流动。资本布局的方向性变化,引致了城乡关系的深刻变迁。推进城乡一体化应在坚持市场配置的基础上,资本在城乡之间进行有效布局。具体来说:第一,进一步放开兴办企业、投资融资等领域的管制,为农村地区市场力量的兴起进行政策松绑,从而为农村地区的市场发育奠定制度基础;第二,坚持资源配置中市场机制的基础地位,坚决避免政府的行政手段干预资本配置过程,杜绝行政力量对市场力量的侵蚀,疏通市场机制发挥效用的通道;第三,坚持破除资本流动的区域壁垒,破除行政分割造成的资本流动的障碍,进而导致的经济效率损失,必须坚持城乡统一市场体系建设理念。]]>

2017年04月19日 04:45
533
我真的要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