肢体功用没有退化

行情全体回暖是一定趋势,近几年来,红木商场尽管几经跌涨却从没有一蹶不振,阐明红木商场花费需要仍然坚硬。无论是途观、翼虎、昂科威,还是奇骏、RAV4、CRV,还有自由光、指南者、欧蓝德等非主流车型。记者查询发现,现在大大都银行现已撤消了滞纳金,并添加违约金的金钱。从那今后,Pawn的腰伤一向困惑着Pawn的职业生计。学习成绩也有很大提升。
我国方便面销量已继续5年跌落 中国其时存准率依然高达17%

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一)

钱翥

2018年04月02日 12:00

王启涛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 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8 年第 2 期


二千一百五十年前,一位天才般的蜀中辞赋家司马相如,奉汉武帝之命写下了历史名篇《喻巴蜀檄》,喻告蜀郡太守唐蒙及蜀中广大百姓,其文有云: “陛下即位,存抚天下,辑安中国,然后兴师出兵,北征匈奴,单于怖骇,交臂受事,诎膝请和。康居西域,重译请朝,稽首来享。”[1]( P. 3044)由此可见,那时候蜀人已经具有广阔的国际视野,它们对以中亚西域为代表的北方丝绸之路已经了然于心了[2]( P. 281)。

北方丝绸之路以长安为起点,长安古属秦地,历史上秦蜀关系非常紧密[3]( P. 1 -35),尸佼助秦国商鞅变法,商鞅被杀后从秦逃亡于蜀( 《史记》卷七四《孟子荀卿列传》集解引刘向《别录》) ,秦相吕不韦被嬴政迁蜀①。自从秦灭蜀后,就不断向蜀地移民,迁蜀者成千上万家,《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 “夺爵迁蜀四千馀家,家房陵。”[1]( P. 227)随着大规模的移民潮,秦方言也渗透到蜀地,与蜀地原有语言接触、融合、同化、替代,秦向蜀的大量移民,一直持续到汉代,终于带来蜀地彻底华夏化,这一方面固然有秦灭蜀后政治、经济、军事一体化的目的,同时也有“书同文”的文化上的要求,唐卢求《成都记·序》说早年秦惠王: “置巴蜀郡,迁秦人万家实之,民始能秦言。”[4]( P. 7701)蜀人自然也就改说华夏语而不是蜀语了,这在传世文献中多有记载,《文选》卷四左思《蜀都赋》刘逵注引《地理志》言秦灭巴蜀之后“蜀人始通中国,言语颇与华夏同。”在汉代蜀中学者扬雄所撰的《方言》中,代表蜀地( 梁益) 的地名并不多见,蜀实际上被秦包括在内。在《方言》中,“秦”这一地名出现了 109次,有 102 次实际上涵盖“梁益”。所以,在这份汉代中国的方言图谱上,表示蜀地的专有地名“梁益”应当划入秦方言中去,扬雄是蜀人,四十岁以前一直生活在蜀地,他对自己的方言一定非常了解,当时的梁益方言与秦方言非常接近②。

从丝绸之路来到天府之国的人气高峰③,发生在东汉魏晋之后。从考古资料来看,也正是在这一时期之后,四川地区的墓葬多见胡人俑④,从传世文献看,凉州诸国王派遣的西域胡人还参加了诸葛亮的北伐,《三国志》卷三三《蜀书·后主传》裴注引《诸葛亮集》载蜀汉后主刘禅诏: “凉州诸国王各遣月支、康居胡侯支富、康植等二十余人诣受节度,大军北出,便欲率将兵马,奋戈先驱。”[5]( P.895)

成都不仅是沟通北地的重镇,还是沟通南方的桥梁。特别是南北朝后,以成都为中心的益州地区成为南朝长江上游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萧梁时期尤巨,这使得成都成为南北政治经济文化的枢纽。我们注意到史书中常常“吴蜀”并提,考《续高僧传》卷二五《释道仙传》: “释道仙,一名僧仙,本康居国人,以游贾为业,往来吴蜀,江海上下集积珠宝,故其所获赀货乃满两船,时或计者云: 直钱数十万贯,既瑰宝填委,贪附弥深,惟恨不多,取验吞海。行贾达於梓州新城郡牛头山。”⑤从丝绸之路到天府之国,实际上是一条国际通道,《册府元龟》卷二三○《僭伪部交好》: “前凉张骏自称凉州牧,时前赵刘曜僭号,又使人拜骏凉州牧,凉王骏遣参军王隲聘於曜,晋成帝咸和初,惧为曜所逼,使聘于后蜀李雄,修邻好,又使赵石勒遣使拜骏官爵,骏不受,留其使,后惧勒强遣使,称臣於勒,兼贡方物,遣其使归。”[6]( P. 2736)又: “蜀李雄僭即帝位,前凉张骏遣使遗雄书,劝去尊号,称藩於晋。雄复书曰: ‘吾过为士大夫所推,然本无心於帝王也。进思为晋室元功之臣,退思共为守藩之将,扫除氛埃,以康帝宇。而晋室凌迟,德声不振,引领东望,有年月矣。会获来贶,情在暗室,有何巳巳,知欲远遵楚汉,尊崇义帝,春秋之义,於斯莫大。’骏重其言,使聘相继。”[6]( P. 2738)东晋张骏上书于朝,便是借道蜀地以达建康,甚至为了上表的畅通,不惜称藩於李雄,北凉沮渠蒙逊僭位於西,也常与益州刺史朱龄石相互报聘来往⑥。萧梁的官员常常被派到益州任职,天监十三年( 514) ,“以平西将军、荆州刺史鄱阳王恢为镇西将军、益州刺史。”大同三年( 537) ,“扬州刺史武陵王纪为安西将军、益州刺史⑦。西魏、北周控制巴蜀之后,巴蜀与两京地区的联系日益加强,隋唐时期尤其密切。远在西域的高昌,与蜀地的关系也源远流长。高昌大凉政权以及高昌国与南朝有朝贡关系,其与南朝的交往常常取道蜀地,吐鲁番古墓的蜀锦,或直接来自蜀地,或在高昌西州仿造,但与蜀地的关系是不言而喻的。高昌是北方丝绸之路商旅民族粟特人在新疆东部最集中的地区,这里的粟特商人来往于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之间,他们从广袤的西域,到河西走廊的敦煌/沙洲、瓜州、酒泉/肃州、张掖/甘州以及武威/凉州,再到益州[2]( P. 288、168 -195、298),前行在一条互动互利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线上。

从天府之国前往丝绸之路的人士见于传世史籍,蜀地与西域的商贸往来也见于史家之笔端。⑧而从丝绸之路到天府之国的各方人士,也来自非常广阔的区域,比如粟特人,除了一部分可能直接来自中亚粟特本土外,还可能来自丝路南道的于阗、且末、若羌、楼兰以及新疆东部的高昌( 后来的西州) 和甘肃的河西地区[2]( P. 291、295)。

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沿线的官员也经常交流轮换。西安发现的北周《安伽墓志》告诉了我们这一方面的宝贵信息,安氏家族出自凉州粟特,后迁入长安,但是安伽的父亲安突曾经任眉州刺史,“君讳伽,字大伽,姑藏昌松人……父突建,冠军将军,眉州刺史。”⑨根据学者们考证,安突建担任的应该是西魏的眉州刺史,时间应该在西魏废帝二年 ( 553 ) ,也就是西魏从萧梁取得蜀地以后[7]( P.169 -182)。又考员半千《蜀州青城县令达奚君神道碑》( 《全唐文》卷一六五) : “( 垂拱) 二年授高陵县主簿,以旧德起也。属西方不静,北方多难,被奏充金牙道行军司兵,事不获以,遂即戎焉。君设策请拔碎叶、疎勒、于阗、安西四镇,皆如所计,谋存于我,功在诸人。”[4]( P. 1683)乔师望曾经守安西都护,但在唐显庆年间,任益州都督长史。又检《隋唐嘉话》卷下: “郭尚书元振,始为梓州射洪令,征求无厌,至掠部人卖为奴婢者甚众。武后闻之,使籍其家,惟有书数百卷。后令问资财所在,知皆以济人,于是奇而免之。后为凉州都督,路不拾遗。藩国闻其风,多请朝献。自国家善为凉州者,郭居其最。”这其中最典型的还数岑参( 约 717- 769) ,岑参两度出塞,第一次出塞是天宝八载冬至、十载春赴安西,为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僚属,第二次出塞是天宝十三载夏秋间至至德二载春在北庭,为安西、北庭节度使封常清僚属。大约在至德二载春夏间,自北庭东归,在安史之乱平息以前,先后在凤翔、长安、虢州、潼关等地为官,安史之乱平息后,岑参曾入为郎官,大历元年赴蜀,初为剑南西川节度使杜鸿渐僚属,后转嘉州刺史,秩满罢官后卒於蜀中,岑参在蜀中的写景诗,着力刻画巴山蜀水的奇异,这与他在西域所写边塞诗的风格是一脉相承的[8]( P. 2 -4)。

不只是官宦,还有僧尼也从丝绸之路来到天府之国。《宋高僧传》卷九《唐成都府净众寺神会传》: “释神会,俗姓石,本西域人也。祖父徙居,因家于歧,遂为凤翔人也。会至性悬解,明智内发,大璞不耀,时未知之。年三十,方入蜀,谒无相大师,利根顿悟,冥契心印,无相叹曰: ‘吾道今在汝矣。’”[9]( P. 209 -210)

不只是僧尼,更多的商人也从丝路来到天府之国。《北史》卷八二《儒林下·何妥》: “何妥,字栖风,西城人也。父细脚胡,通商入蜀,遂家郫县,事梁武陵王纪,主知金帛,因致巨富。号为西州大贾。”此处的“金帛”实际上是具有中亚风格的金器和丝绸[10]( P. 229 -236)。何稠是粟特人,故乡在昭武九姓何国( 屈霜你迦,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儿干城西) ,可见从西域到天府,本身也是一条商贸之路。

在唐代,从长安入蜀者,从帝王到百官,从文人到雅士,更是司空见惯。最典型的就是李白,李白成长于天府之国,这一点古今无异义,但李白是从哪里来的? 陈寅恪认为来自丝绸之路的西域:“太白由西域迁居蜀汉之时,其年至少已五岁矣。是太白生于西域,不生于中国也。又考李序‘神龙之始逃归于蜀,复指李树而生伯阳’,及范碑‘公之生也,先府君指天枝以复姓’之语,则是太白至中国后方改姓李也。其父之所以名客者,殆由西域之人,其名字不通于华夏,因以胡客呼之,遂取以为名,其实非自称之本名也,夫以一元非汉姓之家,忽来从西域,自称其先世于隋末由中国谪居於西突厥旧疆之内,实为一必不可能之事,则其人之本为西域胡人,绝无疑义矣。”

一、从天府之国到丝绸之路,本身也是一条丝绸之路

古代巴蜀是丝绸的发源地之一,无论是传说还是信史,都记载天府之国与丝绸紧密相连。这从“蜀”之得名、蜀国第一代先祖“蚕丛”之得名以及嫘祖这位蜀地蚕茧丝织发明者的美丽传说均可以看出。三星堆月亮湾遗址、成都十二桥和指挥街遗址均出土了陶石纺轮,说明蜀地纺织技术历史悠久[11]。早在商周时代,巴蜀丝绸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商代晚期的四川广汉三星堆 2 号祭祀坑出土的青铜大立人像,头戴五齿花冠,身着黻黼锦衣,说明青铜时代蜀地就已出现锦衣丝绣,这是后来蜀锦蜀绣的前身[12]。西周前期,渭水上游宝鸡附近分布着一支鱼氏族类,是古蜀文化沿嘉陵江向北发展的一支,原是古蜀国在渭水上游的拓殖点,其墓葬内发现丝织品辫痕和大量丝织品实物,不但有斜纹显花,菱形图案的罗绮,还有用辫绣针法织成的刺绣[13]( P. 601 -602)。成都百花潭出土的战国嵌错水陆攻战纹铜壶,第一层就绘有弋射、采桑图,新都、彭州、郫都区等地汉墓出土有汉代“桑园”画像砖,说明汉代蜀地的桑蚕种植极为繁盛。从秦汉三国时代起,蜀锦成为蜀地蜀国重要的经济收入。

蜀锦是西域国际商贸输往西方的主要中国丝织品,汉代以降,从北方丝绸之路输往西方的丝绸中,巴蜀丝绸是大宗[14]。新疆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古墓的大批织锦都是蜀锦。1995 年 10 月 26 日,在新疆民丰县尼雅遗址,中日尼雅考察队发掘一座东汉末至魏晋时期的双人合葬墓( 尼雅古墓群 8号墓) ,发现蜀地织锦护臂,长 18. 5 厘米,宽 12. 5厘米,该锦为长方形,圆角、绢缘、缀带,为五重平纹经锦,经密 220 根/厘米,纬密 48 根/厘米,采用经线提花的织造方法制作,以宝蓝、绛红、草绿、明黄和白色等五组色经织出星纹、云纹、孔雀、仙鹤、辟邪和虎纹。其花纹之间贯穿隶书“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文字。此蜀锦采用的五色皆为秦汉以来发展广泛的植物染料所得。该锦的织造工艺非常复杂,为汉式织锦最高技术的代表。

蜀锦是“锦绫”,“绫”是薄而有花纹和光泽的丝织品。“锦绫”即“锦绣缎”,“缎”是在砧石上捶打,使之光滑挺拔,故谓之缎。缎是蜀丝绸文明的特色产物。2013 年首次在成都天回镇老官山 2 号汉墓出土了四架木制织机模型实物和 14 个漆木彩绘纺织工匠俑,这是迄今为止,在我国也是世界上发现时代最早的表现蜀锦织机作坊生产过程的实物。该织机采用的是“高楼双峙”技术,织造的绫经纬密度很大[11]。魏唐期间,史料中的“绫”是斜纹暗花丝织物的通称,既包括平纹地上以斜纹显花的暗花丝织物,也包括斜纹地上以斜纹显花的暗花丝织物。前者在现代考古学上被称为绮,其经纬丝线同色,通过花部和地部的组织不同进行显花。绫是指用同色经纬丝线织成的一种斜纹地上起斜纹花的织物,通过组织枚数、斜向、浮面其中的一个或多个要素的不同来显花。值得注意的是,“绫”在丝绸之路沿线的使用相当广泛,常用于制作服饰和日常用品,绫还大量用于制作寺院法器和用品,以及作为财礼、吊礼、贺礼和社邑成员身亡纳赠的物品。“绫”作为唐代中央政府租税的一部分,广泛流通到敦煌吐鲁番地区。在吐鲁番阿斯塔那 170 号墓出土了保存较为完好的暗花织物 8 件,其中 7 件是平纹地上以四枚斜纹起花的丝织物,1 件是平纹地上以六枚斜纹起花的丝织物( 绮) 。编号 72TAM170: 61 的出土文物是紫色楼堞立人对凤纹绮,出土时位于一名叫“孝姿”的人的上身。衣物疏中除“紫绫褶二枚”外没有其他紫色织物的名称,故这些绮残片本应属于“紫绫褶”,也就是文书中所说的紫绫,它在 1/1 平纹地上以 1/3 左右斜纹显花,图案的主要骨架是两排对称的以三层卷云纹叠成的 S 型楼堞纹,在楼堞之外 是 对 龙 纹,楼 堞 之 内 各 站 立 一 人。编 号72TAM170: 99a 的出土文物是一件裙子的主要面料,很可能就是衣物疏中的“黄绫裙”。其组织为1 /1 平纹上以 3 /1 右斜纹显花,图案以正六边形的联珠或直线作骨架,在六边形的骨架中置以龟背、朵花等其他几何花纹。编号 72TAM170: 25 的出土文物是一件黄色联珠石柱纹绮,组织为 1/1 平纹地上以 3/1 左右斜纹显花。图案为长方形的框架内连续排列多处联珠,与楼堞图案中作为柱子的部分十分接近,也与唐代初期团窠双珠对龙纹绮中间的石柱十分接近。此绮很有可能就是《孝姿衣物疏》中提到的石柱小绫。

1972 年,在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出土了一件唐代蜀产白色折调细绫( 编号: 72TAM226:16) ,长 25cm,宽 4. 5cm,1 /1 平纹地上以 3 /1 左斜纹显花,图案为团窠双珠对龙,上有墨书题记两行: “景云元年折调细绫一匹,双流县以同官主火愉。”[15]( P. 58)双流县是四川成都的郊县,此绫产自四川无 疑。“绫”广 泛 见 于 吐 鲁 番 文 献 中,73TAM517: 25《高昌延昌三十一年( 591) 缺名随葬衣物疏》( 1 - 254): “紫绫褶一领,々带具, 绫一腰,々 带具。”66TAM48: 3《高昌义和四年( 617) 六月缺名随葬衣物疏》( 1 - 336) : “褶绫绮襦一具,白绫 褶一具。”67TAM84: 20《高昌条列出臧钱文数残奏》( 2 - 2) : “所藏 ( 绫) 十三匹,一百廿一[文]。”60TAM335: 10《高昌延昌三十二年( 592) 缺名随葬衣物疏》( 1 - 253) : “绢万疋。百绫百匹,细布百匹,细畳百匹,百淩裙褶一具,井淩( 绫) 裙褶一具。”73TAM524: 34( b) 《高昌章和五年( 535) 令狐孝忠妻随葬衣物疏》( 1 -130) : “细锦百张,褶祾 ( 绫) 三具。”64TAM31: 12《高昌重光元年( 620) 信女某甲随葬衣物疏》( 1 -358) : “钗结一具,黄陵( 绫) 、紫陵( 绫) 一具,大小练衫一具。”64TAM24: 29《唐 连、武通家书》( 2 -175) : “间[有]白陵( 绫) 五尺,用作阿妇信。”考《正字通·糸部》: “绫,织素为文者曰绮; 光如镜面有花卉状者曰绫。”

蜀地流行于丝绸之路的丝织物还不止于此,比较典型的还有:

半臂。大谷 3047《物价文书》: “益州半臂段壹,上直钱肆伯五拾文,次肆伯文,下叁伯五十文。”

“半臂”又称半袖,一种无领或直领、翻领、对襟或套头的短外衣,最大特点是袖长及肘,身长齐腰,左右襟侧各缀有系带以便打结。“半臂”是由 魏 晋 时 代 的 上 襦 发 展 而 来,男 女 均 用。64TAM29: 44 之四《唐咸亨三年( 672) 新妇为阿公录在生功德疏》( 3 -337) : “帛布衫一领,帛绸绫半臂一 。”《绮谈市语·服饰门》: “背心,半臂。”唐刘禹锡《为京兆韦尹降诞日进衣状》: “吴绫汗衫一领,白花罗半臂一领。”宋王谠《唐语林》卷二: “及式衣襖子半臂,曳机危坐。”考清赵翼《陔余丛考》卷三三“马褂、缺襟袍、战裙”条: “既曰半臂,则其袖必及臂之半,正如今之马褂; 其无袖者,乃谓之背子耳。”从考古资料可以看出,半臂加于襦外,款式为直领、对襟,两袖仅及人臂之半。穿著时底摆或掩于裙腰内,或围于裙腰外,左右襟侧相对各缀系带,以便著后合襟打结。唐代半臂大抵以锦为料,非平常人家妇女所能服用。

小练。天府之国还生产小练。大谷 3097《物价文书》“帛练行”: “梓州小练壹匹,上直钱叁伯玖拾文,次叁伯捌拾文,下叁伯柒拾文。”“小”相对于“中”、“大”而 言,指 幅 面 相 对 较 小 的 练。73TAM506: 4 /15《唐丘忱等领充料钱物抄》( 4 -412) : “小练陆疋,捌疋,同前月日付。”梓州素产丝织品,宋张邦基《墨庄漫录》卷二: “梓州织八丈阔幅绢献宫禁,前世织工所不能为也。”

蜀衫。OR. 8212/1518M. Tagh. 0113《唐衣物帐》残片( 沙 2 -197) : “蜀衫四领。”蜀衫是春衣的一种,北方丝绸之路上的春衣包括蜀衫、汗衫、裈、袴奴、半臂、幞头、鞋、袜等[16]。

绯红锦。72TAM170: 9《高昌章和十三年( 543)孝姿随葬衣物疏》( 1 -143) : “故绫被辱四枚,故绯红锦鸡鸣枕一枚,故波斯锦十张。”“绯红锦”可能是蜀锦[17]( P. 641)。蜀地一直引领锦织品之潮流,张文成《游仙窟》: “下官辞谢讫,因遣左右取益州新样锦一疋,直奉五嫂。”王建《朝天子词十首寄魏博田侍中》: “遥索綵箱新样锦,内人舁出马前头。”《宫词百首》第七十三首: “遥索剑南新样锦,东宫先钓得鱼多。”宋苏轼《南乡子·有感》词: “冰雪透香肌,姑射仙人不似伊。濯锦江头新样锦,非宜,故著寻常淡薄衣。”


基金项目: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吐鲁番文献合集、校注、语言文字研究及语料库建设”( 17ZDA314) 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 王启涛,西南民族大学敦煌吐鲁番文献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 中国古典文献学、敦煌吐鲁番学。四川 成都 610041



]]>

2018年04月02日 10:10
32
记者从西安市房管局得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