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佳节倍思亲

就在商场爆出在监管有些缺席的情况下,国海证券与4家安排的商洽谈崩仅一天往后,剧情就扮演大回转。至2015年为止的一年内,美国发出的EB-5签证近84%都是给中国人。美国华盛顿自在灯塔网站28日征引香港《亚洲时报》的文章,把焦点对准2016年我国军队导弹实验、网络战翻开和南海维权军事做法。许女士的老公则更喜爱简略省心的机选。
恰是由于和对手较劲 能有用行进职工的作业技能、作业实质

多角度看当前四川经济社会发展重大趋势性变化

贾玲

2019年09月30日 08:27

王建平

 

受经济社会发展内在规律、国内外经济形势变化及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等因素影响,当前四川经济社会发展正出现一些重大趋势性变化,深刻认识这些变化并提出应对措施,对把握未来发展方向,促进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当前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趋势性变化

工业化中期向后期转变的过渡阶段。工业化是迈向现代化必然经历的重要阶段,参考工业化阶段评价标准,2017年四川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超过7100美元,非农产业增加值比重达到 89.1%,制造业增加值占总商品比重超过 50%,城镇化率达到50.8%,非农产业就业比重接近 2/3,各项指标显示四川基本完成对工业化中期阶段的跨越。但是,四川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突出,仍有相当部分地区正处于工业化低级阶段。

经济发展由较快增长向高质量转变的阶段。受经济规模、劳动力成本增加、人口结构变化、资源环境约束等因素影响,四川经济增长率将呈下降趋势。经测算,四川经济年均增长速度未来五年将保持在 7%8% 之间。由于四川经济发展阶段、发展水平和结构调整滞后于全国水平,既具有加快发展的必要性,也具有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紧迫性,同时还有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基础条件,尤其是经济结构正发生历史性变革,新旧动能加快转变,经济增长动力由投资拉动向消费推动转变,2017年四川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接近 52%,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 54%。总体而言,四川经济正处于量变到质变、质变推动量变的重要阶段,经济发展将保持平稳增长、效益提升的新态势。

经济发展快步迈入服务经济时代。经济服务化是世界经济发展主流趋势,目前全球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70%左右。随着四川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制造业发展和居民消费升级促进了服务业加快发展,服务业增速出现发展势头,服务业占比和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持续提高。2018年服务业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到 51.4%,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 53.5%,服务业投资占比达到 68.6%,服务业从业人员超过三分之一,四川正全面迈向服务经济时代,形成制造业与服务业协同推动和支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趋势。

经济增长由投资主导向消费主导转变。一般而言,投资率的变化随工业化进程变化呈一条“倒U”型曲线规律。2000年以来,四川经历了一段投资率高速提高的过程,2009年达到峰值 54.6%,之后出现下行趋势,2016 年为 49%。消费率则从2000 年开始一直下将,直到 2011年达到 49.6% 之后呈现稳步提高态势 , 2016 年 达 到 52.5%。 同 时 ,2017年四川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50%,接近52%,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则为46%左右。随着工业化进程的不断深化,消费进一步强化对经济增长的主导作用。当然,由于四川的工业化进程仍然要经历漫长过程,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仍然十分重要。

空间形态由分散向快速集聚转化。首先,城市首位度持续提升,首位度首次下降的拐点出现在城市化率达到75%80%期间,目前成都市城市化率仅为71.85%,未来较长时期全省首位度仍将上升。其次,都市圈发展提速,区域经济空间形态由“虹吸聚集”向“辐射扩散”转化,围绕特大城市和大城市为中心形成的大都市圈以及城市群将成为空间格局演化的重要方向。第三,人口将进一步向城市和经济发达区域流动,2010年以来,在四川21个市州中,有14个市常住人口占全省人口的比例在不断下降,成都市人口占全省比例则从17.47% 提高到 19.26%,人口向大城市单向流动趋势明显。第四,农村人口加快向城镇转移趋势仍然明显,2010-2017年,四川城镇人口增加986万人,新增的城镇人口中有725万人来自农村人口的转移,平均每年有103.6万人口从农村流向城市。

新的比较优势不断显现。一是人口数量优势向人力资源优势转变趋势明显,每年新增高校毕业生省内就业近30万人,全省技能人才总数达到劳动力总数的 10%;中长期内劳动力供给相对充足且劳动力成本仍然具有比较优势,劳动人口总量约在2023年之后才开始下降,劳动力年平均工资水平比东部沿海地区低6000元以上。二是由科技资源优势加快向创新优势转变,近 5 R&D经费支出年均增长12%左右,企业有效发明专利数在全国排名中紧靠北京、上海,位列第八位,全国综合科技创新水平指数排名第11位。三是由地缘劣势加快向开放优势转变,全面融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积极搭建开放合作平台,全力开辟出川通道,支撑“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战略地位极大提升,开放地位由内陆腹地加快向前沿转换。

生态优势将持续转化为发展新优势。四川是长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地,许多生态资源指标位居全国前列,生态产品生产能力总体较强。四川生态产品面临巨大市场潜力,生态优势逐渐显现将为四川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一方面能够将保护长江生态的外在压力转变为内生动力。另一方面有助于生态经济的发展,构建综合性生态经济产业体系,推动生态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制造业发展和居民消费升级促进了服务业加快发展,四川正全面迈向服务经济时代。

四川应对经济社会发展重大趋势性变化的对策

顺应经济服务化趋势,推动服务业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全面提升服务业发展水平。主动适应服务业发展的大趋势,并以此为突破口实现经济转型升级,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所在。四川可围绕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加快提升现代服务业发展水平,推动服务业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一是深化服务业领域改革开放。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大力整顿规范服务市场秩序,着力改善服务消费环境;围绕制造业集群构建区域服务体系,加快金融、研发、物流等生产性服务业发展;鼓励世界 500 强企业和知名跨国公司来川设立地区总部、研发中心、采购中心、分拨中心、结算中心和服务外包中心,依托自贸区推动服务贸易创新发展。二是促进服务业与制造业融合发展。大力实施制造业服务化工程,促进服务业产业链向制造业延伸,实现服务产品化发展;推动服务向制造拓展,支持服务企业向制造环节拓展业务范围,实现服务产品化发展。

加快调整投资结构,以投资引领消费升级,促进投资与消费动态平衡。尽管四川进入消费主导经济增长的时代,但消费水平和层次仍然偏低,短期内仍要充分发挥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一是在优化工业结构中挖掘投资潜力,强化工业企业技改和创新投资,加大传统产业的技术改造和先进制造业投资力度,引导企业加大科技创新投入力度。二是在补齐发展短板中寻求投资新空间,围绕高速铁路、环境污染治理、乡村振兴等薄弱环节,加大基础设施投入力度,进一步加快改善发展条件。三是加大以消费升级为导向的投资力度,重点加强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领域和服务业投资,扩大公共服务和服务业开放力度,形成多元投资主体,通过竞争提高服务质量、降低价格,形成有效供给。

提升劳动人口技能水平,优化人才政策,充分释放人力资源红利。针对四川劳动力总量和结构变化趋势及产业转型发展需求,应把提高劳动力素质作为推动经济转型发展和人的全面发展的重要抓手,实施人才强省战略,促进人口数量优势向人力资本优势转变。一是加大劳动力技能培训,推动普通高等院校向技能型人才培养院校转型,加强校企合作培养技术人才,大力推广“订单式培训”、“委托式培养”等模式;加强紧缺技能人才示范性培养培训基地建设,建立紧缺职业培训经费政府补助机制。二是完善人才政策,充分发挥市场在人才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加快破除事业单位人员流动壁垒,建立以科研成果创新、转化、应用为导向的科研人员评价机制,改善现行岗位设置对职称评定的约束,继续加快下放科技成果使用、处置和收益权,加大科研人员股权激励力度。

优化区域发展战略,深化城乡统筹发展,促进城乡区域协调发展。立足区域、城乡发展的重大趋势性变化,完善政策举措,促进区域城乡协调发展。一是推动重点城市群向都市圈方向发展,加快推进成德、成资、成眉、内自同城化,适时调整行政区划,优化中心城市功能分工和产业协作,全面推进一体化发展。二是注重发挥重要发展轴线的纽带作用,重点打造成德绵乐、沿长江、成内渝、成南达和渝广达五大发展轴,着力打造“三横两纵”经济支撑带。三是科学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在科学分析人口趋势基础上,合理布局农村居民点、公共服务设施;把产业作为乡村振兴的关键,加强农业经营体制创新,培育壮大专业合作社、专业大户等生产经营主体,积极探索完善农业生产规模不足、土地撂荒等问题的体制机制;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积极探索农民承包经营土地物权、宅基地用益物权、农村集体土地产权的实现路径。

实施生态强省战略,统筹生态建设和生态经济发展,着力建设美丽四川。一是切实加强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继续实施重点生态工程,加强省内长江干流及支流流域水污染治理、水生态修复和水资源保护,加快建立完善生态补偿机制,推进生态强省示范基地、重大项目和示范区建设,构建生态安全战略格局。二是大力发展生态经济,培育一批在全国有影响力、竞争力的绿色产品和生态产业,加快推进循环经济示范城市、园区和企业建设,加强节能环保技术、产品的研发和推广应用。

(作者单位:四川省经济发展研究院)

 


]]>

2019年09月30日 04:27
1442
其它脏器即是房子里的家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