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2015年9月30日

总领馆没有泄漏死者家人是不是已被告诉,但表明会亲近重视案子发展,并供给全部帮忙。对此,丰田最新研制了名为“智能声纳倒车体系”(ISC),该体系包含倒车可视体系、更广的妨碍物辨认勘探方案以及主动刹车。三国公司联合的有关人士标明,“等待2017年内与土耳其(就核电站建造)到达协议”。
还要讲3对男女的十年 我认为慢牛行情的持续时间会比较长

政企协作 破解农村小微企业环保困局

胡小文

2018年04月12日 12:00

刘凌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04月11日

  党的十九大报告将建设美丽中国作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重大目标,并提出要加强对大气、水、土壤等的综合治理,要坚持全民共治、源头防治,加快构建政府、企业、公众共治的绿色行动体系。现有多数研究表明,地方政府与企业的“合谋”是造成地方区域范围内环境事件频发、排污量增加、排污费收缴困难等问题的重要原因。但随着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制、环境保护“党政同责”制、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制、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等环境治理制度的完善和执行,地方政府与企业的“合作”渐转化为以污染共治为目标的政企协同合作。据笔者自2016年至今对河北省D市农村铁网企业污染防治整改实践的观察,地方政府与涉污企业的协同合作在引导、协助、规制传统工业小微企业走出“生存”与“环保”两难困境,转向低碳、绿色、可持续发展方面展现了积极的意义。

  地方企业面临“生存”与“环保”两难

  河北省D市高、李两镇人均耕地少、自然条件差,农业增收困难。自人民公社时期开始,当地农民为了务工补农、营工度荒,尝试以经营铁纱加工作为增收副业。铁纱加工(20世纪80年代后拓展为铁网加工)经历了公社集体经营、家庭承包经营、合伙经营和个体经营三个阶段,并依次以社队副业、家庭作坊、加工工厂三种形式承续至今。当地政府的文案资料显示,当前,在D市高、李两镇的铁网加工已发展成为由53家规模以上企业、100多家正式注册企业和上千个配套加工户组成的特色外贸产业集群。与此同时,铁网产业吸纳了两镇方圆数十里万余名农村剩余劳动力,并带动当地数百家物流、餐饮、酒店、商贸等服务行业商户的发展。该产业近三年年均产值超过60亿元,其铁网产品种类达600余种,且九成以上产品销往欧洲、美洲、非洲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可见,铁网产业在提供当地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机会、增加外汇创收等方面作出了显著贡献。

  但是,铁网产业的主要加工工艺,如拔丝、镀锌、涂塑,均以煤为燃料,企业排放的煤烟污染空气。同时,镀锌加工使用盐酸清洗铁丝且冷镀锌需配制化学锌液,在加工过程中产生的酸雾、酸性废渣、废水和锌渣等均对环境有害。铁网企业对废气、废水和废渣的处理方式较为简单(如以湿式脱硫除尘法处理煤烟、以“酸碱中和—絮泥沉淀—砂滤”法处理废水),因此,污染处理存在不达标或者不能稳定达标的现象。

  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绿色经济发展、美丽乡村建设的推进,高、李两镇的铁网企业渐陷入“不上环保设备,等死;上了环保设备,找死”的两难困境。具体来说,一是政府自上而下强力推行治污政策,环保成为铁网企业不可回避的首要问题。2015年末至2016年2月,河北省作为首批环保试点督察单位接受中央环保督察组为期两个月的检查。其间,由于高、李两镇铁网企业的废气和废水治理未达标,两镇所有企业均被强制停产。此后,河北省环保厅、D市环保局对两镇企业进行检查或抽查的过程中,所有企业也被强制停产。与此同时,在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中,高、李两镇32家铁网企业入列空气污染预警响应减排名单,被要求在相应空气污染预警等级下限产或停产。这种因环保不达标带来的停产或非正常生产状态,直接导致铁网企业在原料、订单和客户等方面损失较大,使其既有生产方式难以为继。

  二是铁网企业规模小、技术弱、设备旧、利润少,环境成本承受能力有限。按照国家统计局制定的《统计上大中小微型企业划分办法(2017)》,以从业人员、营业收入、资产总额等指标或替代指标可将两镇铁网企业分类:大多为微型企业,个别为小型企业。这些企业的铁网加工方式多为半机械半人工,设备也以二手或改装件为主,平均利润率在3%以内,实属以低成本方式增长、薄利多销。尽管铁网企业规模小、对成本敏感,但其污染治理亟待升级改造。2014年11月28日,D市政府以强制断水、断电的方式,敦促铁网企业煤改电或气,进行能源升级。据多位企业主测算,用电或天然气相对于烧煤来说,加工每吨铁丝的成本增加60—80元。但这仅是铁网产业进行环保整改的一小步,更大的环保成本是处理镀锌污水的环保设备和运维支出。据某企业主反映,配置全套污水处理设备需300多万元,超出了绝大部分企业的承受范围,会让很多企业垮掉。

  此外,国家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应调整外贸政策,部分高能耗、低附加值铁网产品的出口退税已减少或取消;同时,近年因钢铁去产能措施引起国内钢铁价格波动,外贸甩单(指买方因原料价格变化单方取消订单)现象增加等。诸如此类,因政府强化环境治理所带来的宏观经济环境的变化,均影响到铁网企业“生存”与“环保”的选择策略。

 政企协作破解铁网企业环保困局

  在中央政府的环保强压下,地方政府一方面顾忌环保行政风险,不再轻视企业的污染问题;另一方面,考虑到企业的经济、社会贡献,不会直接取缔涉污企业。D市铁网企业扎根农村,已形成一定集聚规模且仍具改造升级价值,所以地方政府特别是乡镇政府更希望,地方特色产业在满足环境规制要求后能存续并实现长足发展。地方政府的考虑与铁网企业的发展预期不谋而合,正如某企业主所言:“咱也知道政府并不是不让咱继续干了,而是要咱在环保整改达标后更好地干。”因此,基层政府与铁网企业在环保整改方面协同合作的共识已达成。在D市铁网企业污染防治过程中,政企协作的积极意义充分体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首先,政企协作达成“经济、环境、社会效益不可偏废”的发展共识。从地方政府角度来说,环境规制自上而下逐步强化,单一GDP绩效考核机制被综合考核体系取代,兼顾发展与环保成为地方政府行政的新方向。D市近三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均提及“铁网产业生产清洁化和排污处理达标化”的发展目标。从企业角度来说,不定期、多层级、密集的环保督察、巡查,全天候、多渠道的环境信访、举报机制,以及越来越严格的环保违法惩处政策,增加了政府强力治污的效力,并在很大程度上瓦解了企业逃避环境责任的侥幸心理。在这一社会情境下,地方政府与铁网企业逐渐达成“要发展,必须先环保”的共识。

  其次,政企协作促成“政府与企业协会”这一对话平台的成功搭建。D市铁网企业数量多且个体差异明显,虽处同一行业,但因地缘关系分属高、李两镇政府管辖。因此,在政企沟通上不仅效率低、效果不理想,而且常出现因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政策传达失误现象。因故,镇政府为提高与企业的沟通效率,企业为汇集行业力量,政企协商决定成立铁网企业协会,由协会代表企业与政府对话。此后,在铁网产业环保整改的过程中,一方面,协会代表全体会员企业全面了解环保规制政策要求,并充分表达企业的发展诉求;另一方面,协会代表政府将各项政策传达给会员企业,并为推进行业环保整改进度、争取企业尽快恢复正常生产努力。企业协会作为企业与政府之间的联络人,为政企协同合作构建了良性沟通机制。

  最后,政企协作形成“切实、可行、有效、持续”的污染防治方案。高、李两镇铁网企业环保升级改造的最大挑战是污水处理成本过高,单个企业难以承担整套污水设备投入及其运维成本。据地方政府及企业主介绍,经过政企反复沟通、充分论证,最终决定本着“企业合作、集中处理、成本共担”的原则,制定污水处理整改方案。具体来说,基于两镇的实际情况,高镇企业集资建工业污水处理厂,统一集中处理污水;李镇企业将初步处理后的污水集中至政府已建成的生活污水处理厂进行最终处理。高镇污水处理厂在申请、筹建、审批等环节得到政府全力支持,李镇企业排污管道的布局、铺设、调试等工作均在政府的协助下顺利完成。与此同时,两镇污水处理厂均委托第三方环保机构独立运维,并接受国家环保系统和地方环保局实时监控。这最终确保了污水处理达标,并使铁网企业得以恢复正常生产。就整改成本来说,两镇涉污企业在此过程中的投入为50万—100万元,据测算,整改后数十家企业均摊的污水处理成本约为每吨污水70元,这显著减轻了单个企业的治污成本,从而使铁网企业能兼顾环保和发展两个目标。

  综上所述,河北省D市农村铁网小微企业污染防治整改的实践表明,中央政府强化对地方政府的环保工作督察并完善地方绩效考核机制,有力地推动地方政府与企业在区域污染防治过程中协同合作,并在破解农村小微企业“生存”和“发展”两难困局、推进基层环境治理方面,充分展现出其积极作用。

刘凌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

2018年04月12日 11:20
348
本轮进球被撤消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