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捂住口、鼻 5家暂缓表决

推进黄河流域下游生态文明建设

杨雨霖

2019年10月21日 03:20

向山
中国环境报

2019年7月,笔者到山东省开展了促进黄河流域生态文明建设调研,在济南、东营、泰安、聊城、德州等地召开多次座谈会,实地察看了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东平湖湿地、20万亩农业部整建制粮食高产创建核心区等16处有代表性的项目。黄河在山东省境内流经9市28县(市、区),河道长628公里,流域面积1.36万平方公里,这个区域生态文明建设的成就和路径总体上代表了黄河流域下游生态文明建设的情况。


成效与特点

长期以来,山东省在水资源利用、生态保护和修复、国土空间开发、产业转型升级等方面采取有效措施,成就显著:实施严格的用水管理,持续推进节水型社会建设;推进水环境综合治理,建立生态保护和修复补偿机制;建成防洪减淤工程体系,防洪能力大幅提升;完善国土空间开发规范,推进文化保护和利用;积极推进产业转型升级,脱贫工作取得实效。

同时,生态文明建设中存在几个主要问题:水资源衰减与用水刚性增长矛盾突出;部分区域水环境质量不达标;防洪减淤存较大隐患;国土开发保护“一张图”尚未形成;经济转型升级和脱贫攻坚压力大。

归纳起来看,黄河流域下游地区生态文明建设有几个特点:

一是黄河流域水土资源比较充裕,自然生态系统形态多样,适合人类生存繁衍,很多地方是物产丰富之地,生态文明建设具有良好的自然条件。

二是黄河流域人口众多,人民吃苦耐劳,民风朴实醇厚,生存和发展能力强,人与自然和谐的观念积淀较深,生态文明建设具有较好的文化和社会基础。

三是黄河流域传统农业发达,后来又大力发展工业,形成了很多工业重镇,经济实力较强,很多地方属于小康殷实之地,生态文明建设具有一定的经济基础。

四是黄河流域长期以来为了防洪抗洪等做出了一定的牺牲,形成了顾全大局讲政治的精神和传统,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意识强,生态文明建设有较好的政治基础。

五是黄河流域由于开发强度较高、传统发展方式惯性大,现在和未来发展的生态环境承载能力比较吃紧,人与自然的关系日益紧张,生态文明建设有很强的紧迫性。

六是黄河流域在生态文明建设上已经做出了艰苦的努力,成效显著,但在传统产业向绿色经济转型发展上知识比较缺乏,渴盼在生态文明建设上得到国家的指导。

七是黄河流域发展很不平衡,“吃饭财政”比较普遍,投入能力较弱,在生态环境治理和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欠账很多,生态文明建设需要得到国家的支持。

总之,在黄河流域,发展不足是主要矛盾,对生态文明建设有强烈的愿望,也有一定的基础,但转型知识不足,历史包袱很重,自身能力有限,急需国家给予指导和扶持,走出一条有黄河流域特色的生态文明建设之路。

思路与建议

黄河生态系统是一个有机整体,要充分考虑上中下游的差异。下游的黄河三角洲是我国暖温带最完整的湿地生态系统,要做好保护工作,促进河流生态系统健康,提高生物多样性。

根据在山东省的调研,笔者认为,推进黄河流域下游地区生态文明建设的指导思想是,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和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一系列决策部署,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以流域资源环境生态承载能力为基础,统筹制定流域经济社会发展长远规划。以水资源分配为核心,构建全流域公平合理的自然资源开发利用格局。以水环境保护为重点,建立健全全要素的环境安全体系。以让生态系统休养生息为主线,营造良性循环的人与自然新关系。通过十五年左右的努力,把黄河流域建设成为水清岸绿、蓝天白云、鸟语花香、生活富足的美丽区域。

主要任务包括以下方面:

一是提高黄河来水预报精度,重点安排大中型灌区的节水改造,加大对田间高效节水灌溉工程投入。以水定产、以水定地、以水定城、以水定人,强化水资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

二是抓紧编制《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2021~2025年)》,全面实施工业、城乡生活、农业面源、交通航运“四源共治”。启动自然保护地优化整合工作,加强退化湿地自然恢复与人工恢复,进一步完善生态补偿方式。

三是采取“拦、调、排、放、挖”等综合处理方式,利用黄河泥沙。以干流碛口、古贤等七大骨干水利枢纽为主体,构成完善的黄河水沙调控工程体系。

四是推动设立国家空间生态保护修复专项,加大对黄河流域山水林田湖草的系统修复。加大力度打造文化旅游骨干项目和精心策划特色文化旅游产品。

五是强化重点项目建设,通过“一带一路”拓展产业转型升级的市场空间。强化贫困地区“造血”能力,建立长效扶贫机制。

为此,笔者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一是进一步提升地方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动力。从干部人事制度改革上突破,建立新的干部选拔标准,优先提拔任用那些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在生态文明建设上卓有成效的干部,为其他各级干部树立绿色标杆和导向,增强他们走生态文明道路的动力和信心。

二是着力帮助地方提高生态文明建设的能力。国家对黄河沿岸地方给予指导和帮助,提高这些地区推动生态文明建设的能力,特别是在对原有经济体系进行绿色化改造、大力发展新兴绿色产业和先进制造业等方面,在人才、资金、技术等方面给予“启动式”帮助。

三是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创造良好的制度环境。国家可建立黄河流域水资源合理配置的价格机制,根据市场供需、供水成本、丰枯季节适时、灵活调整供水价格,逐步建立和完善黄河生态补偿机制,特别是省内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机制,以及统筹水量和水质的上下游补偿机制。

四是将黄河流域生态文明建设确定为国家战略。在国家层面统筹考虑黄河生态治理需求与任务,统筹开展流域产业结构和布局调整优化。制定《黄河生态环境保护法》,统筹水资源配置、生态环境保护、国土空间开发、产业转型省级、脱贫攻坚等,从国家和流域层面谋划生态文明建设的重点任务和主要发力点。


]]>

2019年10月21日 11:19
151
并不由于这儿是五棵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