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常常以毒辣的影评吸引观众眼球 马上就要迎来元旦假期了 青岛本赛季回到青岛主场后 仍然由店员为你脱下和服 那么就只能经过全身麻醉然后做手术了

四川宋代大画家法常的山水画

——《四川美术史》(中册·五代两宋)节选

尹坤

2017年04月01日 12:00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唐林

 

 

四川宋代大画家法常除开画花鸟、人物之外,还是一位著名的水墨山水画画家。《中国画艺术专史山水卷》曾对他有专门介绍[①]。元人吴太素《松斋梅谱》述:“僧法常……喜画龙、虎……山水、树石……”。根据权威的《君台观左右帐记》《御物御画目录》等日本文献著录,法常的山水画作品计20[②]

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只有传为法常的水墨山水画《潇湘八景图》[③],此图以刚猛的笔触运变幻灭没的墨气,以罔两的影像涵浑出一片具有无限深蕴的觉悟空间[④]。有人认为,禅画最能体现“物我双泯”这种境界的,首推南宋牧溪的山水画[⑤]。他在继承了米家山水画法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了水墨晕章的特性,创作出空灵淡远、虚无缥缈的山水画来[⑥],即“法常之工山水人物,随笔点染”[⑦]

《潇湘图》为水墨山水画画题[⑧]。湖南洞庭湖以南有潇、湘二水,此水合流地带景色优美,作为江南理想地之名胜,历来为文人墨客所咏颂,世称潇湘[⑨]。北宋画家宋迪作有“潇湘八景图”,即山市晴岚、渔村夕照、远浦归帆、潇湘夜雨、烟寺晚钟、洞庭秋月、平沙落雁、江天暮雪[⑩]。南宋米友仁曾为翟伯寿作《潇湘图长卷》,写千变万化神奇之趣。《潇湘八景图》因其独特的诗情画意和空灵悠远的境界获得禅门高僧的青睐,惠洪和尚和希曳禅师曾作《潇湘八景》诗歌来表达自己对潇湘八景的深切感受。这些作品中有大片洗白、开阔空间、水体和浓墨,景物形状已消失而仅表现直觉印象,各部分间以特殊中介而紧凑集合起来[11]。正是由于有了深广的文化意蕴,“潇湘八景”成为中国乃至海外经久不衰的大画题,为后来的许多画家所青睐而写之。宋迪的《潇湘八景图》早已失传,除了经由古人留下的文字去揣摩和领略之外,已无从寻觅其原貌。所幸的是,王洪(也是四川人,将在下面介绍)和法常、玉涧的《潇湘八景图》依然存世,前者现藏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馆,后二者有断简分藏于日本各大美术馆。

在日本,凡知道法常(牧溪)的人大都知道他的代表作《潇湘八景图》。《潇湘八景图》中,法常将从云端射出的光线、水面深处闪烁着朦胧光线的芦苇丛和远处飞来大雁微小的身影、笼罩在烟霞中远处的寺院等等各种场景中的光线诸相,通过余白的有效使用、薄墨轻刷的方法、粗麦秸笔的使用等多种不同的技巧,极其自然地加以如实的表现,体现了布满空间的光线和空气的意趣[12]

法常的《潇湘八景图》[13]是由北宋日本留学生足利义满带往日本[14],于南宋末年流入日本的,成为室町时代“天下首屈一指”的珍宝[15]。此图的一些画面成为日本庭园设计的起源。著名的近江八景即是典型的模仿之作。另外,位于彦根城城脚的庭园玄宫园,也是模拟潇湘八景而建,园名则是借唐玄宗皇帝离宫之意。园内专立一木牌,对此作了说明。玄宫园与彦根城楼交相辉映,使彦根城成为被列入日本国宝的四座古城之一。

《潇湘图》最初为一幅完整的长大画卷,后在义满年代初,有垄断权力的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 (1358—1408)不忍独自欣赏巨幅的“八景”画卷,为了便于更多的人欣赏,便令匠人将其切割、分开装裱[16]。然而在数百年的历史风云中,“八景”已各自分离成单独的挂轴,仅存四幅真迹:其一为《烟寺晚钟图》被列为“国宝”,藏于东京白金台的岛山纪念馆明月轩;其二为《渔村夕照图》,亦为“国宝”,藏于东京青山的根津美术馆;其三为《远浦归帆图》,成为日本的“重要文化资产”,藏于京都国立博物院;其四为《平沙落雁图》,也是“重要文化资产”,藏于出光美术馆[17]。如今分藏于各美术馆的上述四幅画,均押有“道有”的印章[18],无款,还钤有足利义满将军的藏印,著录于《君台观左右帐记》[19]。四图全是烟树迷离,用笔既沉着又松动,用墨极度简化,或以淡墨点化浓墨,或以浓墨、焦墨点缀淡墨,无一处妄下[20]。另外四幅的真实面貌己不得而知[21]。它们对日本水墨画发展影响深远[22]

《渔村夕照图》[23],纸本,水墨画,纵33.1、横115. 3厘米。山水长卷,画渔村夕照之景[24]。图中山势绵延云,雾漫漫,树木葱郁,江上渔舟飘荡,云霞弥漫,一派夕阳映江之景[25]。画面上,三三两两的渔村茅舍,隐隐约约地浮现于晚霞返照的湖光迷茫中。渔舟三、四,正匆忙地收网归棹。近景的坡岸、丛树,浓淡墨并用。云雾弥漫,有三条光带从密云间隙倾泻而下,左侧是隐没于险峻山峦之中的小小渔村。水墨刷染江岸远山,夕阳西下,烟云变幻,暮霭升腾。全幅用笔用墨简略统一,树干以没骨为之,配以淡墨侧锋点排的树叶极为协调一致;近景之山以中侧锋湿笔勾皱并施,再以淡墨统染略分前后层次,与丛树融为一体;远山以放墨侧锋勾其形态、再以水趁湿拖染,显其渺渺之状,亦与近景拉开距离,渔舟及人物造型极其写意与山水树木相协调。此图用湿笔淡墨,将云、水、山、林一次挥扫而成,近处树干用中锋重墨点醒画面,树叶几乎全用小淡墨块表现,也都是一次完成,完全是应手随意,不假思索,毫无斧凿痕迹,以无分别、无间隔、无中介、不起意的自由创作方式最好地表现出渔村雨后初霏、水木华滋的物相“理趣”[26]。这幅作品给人的整体感觉是景象虚幻而诗意盎然,一派渔家晚歌的景象呈于画面。平静的意境,蕴涵了禅宗对于生化天机的领悟,以及对于人生精义的体察[27]。《渔村夕照图》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山水画,在这里,凡是能使人想起实际生活中某个特定场合的景物全被删除殆尽,这是个既没有道路,也不引诱观者进山的巧妙结构,是纯粹的写意[28]

 

法常《渔村夕照》(局部·日本国宝·东京青山根津美术馆)

 

《远浦归帆图》,纸本,水墨画,纵32.3、横103. 6厘米。《远浦归帆图》以水墨表现烟波浩渺的江面,水天一色,若离若虚,远浦、归帆、湖光、天色皆融入到一片空幻迷蒙、幽深玄远之中。画面虽然表现的是急风暴雨.但并没有压抑和窒息,还是雾蒙蒙,雨蒙蒙,充满了机趣和平和。水面空阔,雨丝淡淡,真有船子和尚所说的“终日江头理棹间,忽然失济若为还。滩急急,水潺潺,争把浮生作等闲”的韵味[29]。《远浦归帆图》首先所见是左下角以疾驰之笔描绘出来的狂风中飘摇欲倒的树木,不见枝叶,只见歪斜的树形,定睛凝眸才会发现雾霭中若隐若现的“归帆”[30]

《远浦归帆图》的存世有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1582年初夏的一天,博多的茶人、富商神屋宗湛[31]去京都拜见了近世政权的统一者织田信长,当夜泊宿于本能寺。就在那个黎明,织田信长的家臣明智光秀突然反叛,即日本历史上著名的“本能寺之变”,宗湛在仓皇出逃时竞然没忘带走这幅旷世之宝。此后他一直密藏着这幅绘画,直到隐居时才献给了江户幕府的第一代将军德川家康。就这样,在日本被权威鉴赏家评定为上品中之上品[32]的牧溪画作得以躲过一劫。

《烟寺晚钟图》[33],纸本,水墨画,纵32.2、横103. 6厘米。画面大部分为淡墨表现的浓雾,左侧有树木丛生于浓雾之中,树丛深处隐现着山间寺院的房檐。宁静而淡泊的房檐,暗示作品主题——“烟寺晚钟”。“音随晴雨落随风,两岸霜钟听不同。最是夕阳云外寺,渡江声在白云中”。悠扬的钟声仿佛穿透云烟飘然而至,提醒江舟中的旅行者,在这种钟声中系舟或者远行。《烟寺晚钟图》意在晚钟却不见钟,仅有树丛深处隐现的小小房檐以静态展示着动态,以无声传递着有声[34]

《平沙落雁图》[35],纸本,水墨画,纵33.1、横115.3厘米。在横幅1米的宽阔画面中,远方的雁群依稀可见,近处则有4羽形态各异的大雁,与水上落霞相呼应,[36]表现了日暮时分和湖边湿润迷朦的空气。作品大量留白,点睛之笔偏于画面一角,给人留下一种空蒙清寂的韵味[37]

通过上两图,可以清楚地看出法常运用惜墨、简笔等简洁的形式,来制造一种精神的特质,画面四周全部留有空白,仅在画中间沟染几笔淡淡的丛树寺观、沙渚芦燕。这两幅作品,分明让观者感受到满纸荡漾着低沉钟声、嘎呀雁声,冲然而淡、渊然而深,直至化为一片空寂,整个世界随之敞开一派光明的朗照,真正是“于无画处皆成妙”[38]

除以上4幅,徐建融先生认为日本德川黎明会收藏的《洞庭秋月图》[39],也应为法常禅画艺术的真迹[40]。《洞庭秋月图》卷,纸本,水墨画,纵324、横930厘米。此画的意象.颇近于同时张于湖(张孝祥)的《念奴娇·过洞庭湖》:“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界琼田三万顷,著我扁舟一叶。索月分晖,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悠心会,妙处难与君说……”[41]。如果加上此幅,那么法常的潇湘图卷总计在日本留存共有5幅。

 

IMG_256

法常《远浦归帆图》(日本重要财·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院)

 

法常的水墨山水画主观表现性很强,潇湘山水,景色迷离,缥缈空灵,暗藏禅机。他的云烟山水通过大片留白,来展现具有禅宗思想蕴涵的空灵之美,物象融入在广阔无边的虚空之中,流露着无限的禅机。画面中的空白具有无限的延仲性,物象融入茫茫宇宙之中,使人产生无边的冥想,体悟到宇宙的空旷和存在的虚无。禅宗的心物不二,物我亦不二[42],在法常的山水画中体现无遗。禅学大宗匠无文在《题西湖图》赞道:“坡仙吟不到处,牧溪画得到,牧溪画得到处,无文看不到,往来西湖三十年,少也冥心痴坐脚力不暇及,今病眩倦游,眼力不能及,不独魄西湖,亦媿此图也”。虚堂智愚禅师(1185-1269)《长汀烟雨》诗云:“漪漪远水漾明边,沙鹭风晴刷羽翰:借使辋川收拾得,江湖莫作画图看”[43]。当代美术理论家宗典说:“牧溪的泼墨山水元气淋漓,烟岚满素,是唐王洽(或作王默、王墨)古法的继承者和发展者”[44]。它们是南宋的文人山水画,与马远、夏珪的“院体山水画”有很大的区别[45]

中国的潇湘图卷,主要收藏在日本,国内所剩无几。对于许多日本画僧来说,法常的存在具有先驱式的典范作用。如画僧如拙[46]就奉法常及马远、夏圭等人为宗。道释画家默庵灵渊追慕法常,他于1326 -1329年历访中国五山,在中国被称为“牧溪再来”。室盯幕府将军的御用绘师宗湛因酷爱法常而号“自牧”[47]。在日本绘画史上,有些画家的作品风格就被评定为“和尚样”,即“牧溪样”,可见牧溪在日本影响之深远。而在义满将军切分“八景”之后约五十年,日本的文化中心转移到银阁寺所在的岚山,代表人物是八代将军足利义政,当时将军手中珍藏的250余幅中国绘画中近40%是牧溪的作品,足见牧溪在日本所得到的喜爱与重视。

法常的代表作《潇湘八景图》传入日本后,即成为室町时代(1336年-1573年)“天下首屈一指”的“无价之宝”[48],以最为朴素的材料——水和墨,最大限度地利用二者所产生的变幻丰富的晕色,绝妙地展现了潇湘地区的湿润之气与空漾之光[49],以其渺远、盈虚、幽寂的美质内核和致思意趣,契合了日本人寻觅幽寂空灵、闲远淡泊、枯淡简古的心迹和审美意念而融入“和”文化[50]。法常脱俗的技艺和对自然的深刻感知,震慑了日本人心,历来为众多日本画家所崇拜和模仿。“从印象派上溯到600年前,中国的画家牧溪就已经成功地用绘画艺术表现了大气与光影,描绘出中国雄浑大地的潇湘八景图,引导了日本的美”[51]

法常在日本被尊为“水墨画之大宗师”,其八景图被誉为“水墨第一画”,引领了日本水墨画的发展,对日本美术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2004630日,作为“国宝探访”栏目的一个专辑,日本NHK电视台曾专门制作了《“大气、光、憧憬的土地”潇湘八景图》在电视台播放[52]。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曾制作《隐身东瀛的瑰宝》,其中之三名称就叫《寻找牧溪》,于2015419日在中央电视台播放,以大量篇幅介绍了法常的《潇湘八景图》。

自董源把“淡墨轻岚”的作风带到了宋代,法常是宋代水墨山水画的代表人物之一[53]

 

 

(唐林: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四川美术史》作者。本文系《四川美术史》(中册·五代两宋卷)成果之一。)



[] 王璜生、胡光华著:《中国画艺术专史  山水卷》,258260页,江西美术出版社2008年版。

[] 林维:《时代际遇心境表现—法常及禅宗水墨花鸟画研究》,62页,中国美术学院2006年。

[] 《潇湘八景》最早是来源于西蜀黄筌,推广于北宋士大夫宋迪(字复古,洛阳人)。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卷二,纪艺上记载:“黄筌……有四时山水、花竹、杂禽、鸷鸟、狐兔、人物、龙水、佛道、天王、山居诗意、潇湘八景等图传于世。”沈括《梦溪笔谈》卷十七,书画,活笔条记载:“度支员外郎宋迪工画,犹善为平远山水,其得意者,有《平沙落雁》、《远浦归帆》、《山市晴岚》、《江天暮雪》、《洞庭秋月》、《潇湘夜雨》、《烟寺晚钟》、《渔村落照》,谓之八景。好事者多传之。”

[]徐书城、徐建融主编:《中国美术史》(宋代卷·上),219页。

[] 孔涛:《北宋院体、文人和禅画研究—兼论真情理三境绘画美学》,116页。

[]孟宪伟:《禅宗与法常的绘画艺术》,《美与时代》(下)2010年3期。

[] 潘天寿著:《中国绘画史》,140页。

[] 邵洛羊:《中国美术大辞典》,208页。

[]王卫明:《大圣慈寺画史丛考》,247页。

[] 沈括:《梦溪笔谈》。

[11]阿丽达·阿拉比索屈文军:《宋代绘画及其对日本艺术的影响》,《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1999年4期。

[12] []宫崎法子著、郑瑾译:《关于西湖的绘画——南宋绘画史初探》,251页,《南宋史研究论丛》(下册)

[13]林树中:《牧溪的生平·艺术及其评价——答阎少显与冉祥正同志》,《美术1985年6期。

[14] 施建业:《中国艺术在世界的传播与影响》,85页,黄河出版社1993年版。

[15] 潘力:《浮世绘》,40页。

[16] 默科(Merck ):《“潇湘八景”和北宋放逐文化》,《宋元研究期刊》1996,年。

[17]周阅:《“潇湘八景”的诗情画意——兼论中国绘画对日本的影响》,《中国文化研究2008年1期;林树中、王崇人:《美术辞林》(中国绘画卷上册),869870页。

[18]安藤美香:《禅宗对古代日本水墨画之影响——以牧溪为中心的研究》,39页,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论文2013年。

[19]伍蠡甫:《中国名画鉴赏辞典》,398页。

[20] 郑为:《中国绘画史》,268页,北京出版社2004年版。

[21] 小川裕充:《牧谿绘潇湘八景图现状》,《美术史论丛》1997年。

[22] 金观涛、毛建波:《中国思想与绘画教学和研究集》(二),221页。

[23] 周积寅、王凤珠:《中国历代画目大典》(战国至宋代卷),748页。

[24]封加梁:《特画江湖一段清:法常的画——海外珍藏中国名画欣赏之五》,《国画家1999年6期。

[25] 刘阳:《中国传世名画》(山水卷上),262页,新疆青少年出版社2002年版。

[26] 孔涛:《北宋院体、文人和禅画研究—兼论真情理三境绘画美学》,116页。

[27]伍蠡甫:《中国名画鉴赏辞典》,398页,上海辞书出版社1993年版。

[28] ()苏立文著、王莉译:《五代、宋代的绘画》,《美术译丛》1984年第1期。

[29] 朱良志:《生命清供:国画背后的世界》,109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30] 周阅:《比较文学视野中的中日文学与文化》,48页,复旦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

[31] 神屋宗湛,江户初期茶人,与千利休私交甚密,在日明贸易中致富。著有《宗湛日记》三卷。

[32] 参见《茶汤的古典》之一《君台观左右帐记》,御饰书,相阿弥著,村井康彦校计译注,东京世界文化社198310月版。《君台观左右帐记》共记录了176幅中国绘画,书中首先对中国画家依时代归类,然后按艺术品级分为上、中、下三等,此书中法常(牧溪)的名字上方记有“上上”二字。

[33] 周积寅、王凤珠:《中国历代画目大典》(战国至宋代卷)753页。

[34] 周阅:《比较文学视野中的中日文学与文化》,48页。

[35] 周积寅、王凤珠:《中国历代画目大典》(战国至宋代卷),753页。

[36]段炼:《宋代山水画在海外》,《世界美术2007年4期。

[37] 湖南省文史馆组编:《湖湘文史丛谈》(第3集),48页,湖南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38] 黄宾虹、邓实、笪重光、龚贤:《中华美术丛书》(一),134页,北京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

[39] 周积寅、王凤珠:《中国历代画目大典》(战国至宋代卷),752页。

[40] 徐建融:《法常禅画艺术》,61页。

[41] 徐建融:《法常禅画艺术》,63页。

[42]王云磊:《北宋山水画中的自然观》,1114页,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论文2013年。

[43] (宋)虚堂智愚:虚堂和尚语录,(宋)妙源编,上海古籍出版社主编《禅宗语录辑要》,546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

[44] 宗典:《中国画史上崛起的三画僧》,124页,《朵云》(第一集)1981年版。

[45]林树中、王崇人:《美术辞林》(中国绘画卷上册),331页。

[46] 僧如拙亦作如雪,相传原为明人,应永中渡海赴九州,后至京都,学画于吉山明兆,遂成妙手。

[47] 见古籍《荫凉轩日录》,收录于竹内理三编《续史料大成》第21-25卷,临川书店1983年版。

[48] 《牧溪·玉涧潇湘八景绘研究》,13-14页,东京好日书院1935(再版)

[49] 阎纯德主编:《汉学研究》(第八集),607页,中华书局2004年版。

[50]冉毅:《中日禅宗文化交流史中牧溪八景图东渐及评价正声》,《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4年5期。

[52]《牧溪“潇湘八景”在东瀛》,http://collection.sina.com.cn/zgsh/20140422/1818149850.shtml

[53] 傅抱石著:《中国绘画史纲》,193页。

]]>

2017年04月01日 11:49
1208
这些我觉得他应当再不断地调整